“死猪事件”后又屡遭禽流行性胸口痛 猪肉扁嘴娘肉价格猛降

新希望在华东地区的鸡肉销售量已降低了一半“养殖业有很大风险,不但有市场风险,还有生活风险,还有疾病风险,这些是其他行业没有的。”黄浦江“死猪事件”之后又遭遇禽流感,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上周在出席某论坛时显得很焦虑,他说:“现在市场上的鸡肉没人买了,猪肉没人买了,价格大跌。”

“以前面临危机时,每家企业一天亏损500万元就算到顶了。”羊城晚报记者昨日采访获悉,全国家禽业的日损失目前已超十亿元,仅广东温氏集团一家的日亏损额已经逼近3000万元,广东省家禽业协会会长肖智远将这次养殖业的危机称为“史上最严重的一次”。
这样的惨状何时结束?目前仍是未知数,家禽业或将面临毁灭性打击。
市场调查:粤养鸡龙头企业市场萎缩了85%
在过去20多日内,华东多个省份发现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截至本月14日,疫情已波及6个省市,全国共51人确诊感染H7N9禽流感,死亡11人。
经历了2003年的SARS疫情、2005年的H5N1高致病人禽流感、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疫情,众多养殖业负责人均表示,此次的H7N9禽流感疫情是对养殖业影响最为严重的一次。据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家禽学分会副理事长舒鼎铭提供给羊城晚报记者的数据显示,在只计算养殖环节的情况下,目前的家禽业每天损失已经达到了近15亿元,一周内损失已达上百亿元。
在养鸡业,全国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广东温氏集团负责人昨日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透露,目前该公司整个市场已萎缩到了原来的15%,华东市场已全部瘫痪,上周每天的亏损额已经逼近3000万元。
在养鸭业,南海市第二种鸭场董事长冯志荣忧心忡忡地告诉羊城晚报记者,现在的鸭苗只能往西部走,在山东、江苏等地,卖3毛钱都没有人要,湖南和海南市场已经去不了了。因为滞销,仅每天喂的饲料费用就超过8万元,截至12日,国内规模最大的肉鸽养殖基地之一的肇庆贝来得肉鸽基地已活埋乳鸽及鸽蛋超过25万只,宰杀种鸽5000多只。
问题:市场滞销危及企业资金链
同时,记者还发现,从3月29日H7N9禽流感开始暴发至上周五收盘,其间多家养殖业上市公司的股价均暴跌。其中雏鹰农牧和华英农业的跌幅分别高达9.48%和9.15%,新希望和康达尔的跌幅也高达8.03%和7.55%。
肖智远向羊城晚报记者表示,该协会最近不断接到省内一些大型家禽企业老板的电话,称资金流越来越紧张。他表示,家禽企业必须做更长时间或者更坏的打算,并建议企业赶紧压缩规模,换更好的品种,调整生产结构,该处理的就赶紧处理,并积极争取冷库,在加工方面做工作。他同时建议政府对企业进行补贴或者贴息贷款。
不过,舒鼎铭对此却并不乐观,“贴息贷款的难度估计很大,这时候银行不把贷款收回去就已经不错了”。
刘永好:鸡肉没人买猪肉也没人买
“养殖业有很大风险,不但有市场风险,还有生活风险,还有疾病风险,这些是其他行业没有的。”黄浦江“死猪事件”之后又遭遇禽流感,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上周在出席某论坛时显得很焦虑,他说:“现在市场上的鸡肉没人买了,猪肉没人买了,价格大跌。”
“2011年9月份毛猪收购价格是24块钱一公斤,今天是12块钱一公斤,跌了一半,但饲料价格都上涨了。现在猪农和鸡农压力都非常大。实际上,这么多年来,农业的资金链一直都很紧张,我们的政策应该更多地帮助农业。”刘永好还透露,新希望在华东地区的鸡肉销售量已降低了一半。

这是刘永好经历的最焦虑的一个月。
先是黄浦江死猪事件让猪肉价格跌破成本,随后闻之色变的禽流感,又让鸡肉价格遭遇“腰斩”。
一个月前,刘永好作为人大代表参加全国两会,那时的他自信满满,而此刻在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的招待午宴的采访间隙,刘永好默默地坐在沙发上,面色略显疲惫。
4月8日,新希望(000876.SZ)的股价下跌了4%。
“现在发现的禽流感让华东的鸡肉销售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他并不避讳目前自己遇到的困境,“新希望华东地区的鸡肉销售量降低了一半。”
新希望集团目前是中国最大的饲料供应商以及鸡鸭、生猪的最大养殖企业。
按照刘永好的规划,未来十年新希望在国内至少有20亿只鸡和鸭的规模,以及大约1000万头猪的产业规模,能成为世界级的农牧企业。
目前的状况对刘永好实现宏伟蓝图显然是非常不利的。
在刘永好还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时候,黄浦江面上,开始漂着死猪,随后陆续有上万头死猪被打捞出来。随后各种疾病可能流入饭桌的传言不胫而走,新希望集团的猪肉批发价格已经跌至了11.8元/公斤。
“你知道11.8元/公斤是什么概念吗?”刘永好叹了口气,“这个价格卖猪肉,意味着连饲料的成本都收不回来。2011年,猪肉的最高价格曾经到了24元/公斤,现在的价格只有那个时候的一半。”“现在,全中国的所有养猪场全部亏损,无一幸免。”
可是,祸不单行。
当新希望刚刚走出黄浦江死猪事件的阴影,禽流感又在3月末来袭。餐饮企业甚至纷纷调整了菜单,取消了鸡肉类的菜品。
这不仅仅影响了新希望目前的发展,对今后养殖的可持续发展也带来了挑战,“我们现在手中有很多鸡苗。这些鸡苗的价格也只有原来的一半。”
鸡苗就是雏鸡,“以前鸡苗的价格要2元多/只,现在只有1元多/只,连成本都不够。”刘永好感叹道,“还好新希望的养殖场还没有发现禽流感疫情。”
虽然,刘永好蝉联“四川首富”多年,但是,这次的危机让他感到了做实业、做农业风险是多么不可预估。
“这么多年来,实际上,农业的资金链一直都很紧张,我们的政策应该更多地帮助农业。现在猪农和鸡农压力都非常大。”刘永好的前半生紧紧依附于农业,来自农村,得益于农村,他的计划前景之一是要关注和回馈农村。
在鸡肉销售一蹶不振的时候,刘永好接到了邀请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4月9日举行的访华招待午宴。
虽然在场的所有人都谈笑风生,但是刘永好依旧心思沉重,他一直希望政府能够对目前的养殖业出手相救。
之所以被邀请参加吉拉德的招待午宴,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新希望正在伺机进入澳大利亚的畜牧业和养殖业。在刘永好的演讲中,他谈到了澳大利亚两个最明显的优势,“土地”和“奶业”。
澳大利亚的土地供应量远远超过他们的所需,而中国对进口奶制品的需求也非常大。
此前曾经有外媒透露,国内肉类、蛋类与奶制品龙头企业新希望集团有望年完成对澳洲最大联合家禽生产商InghamsEnterprises的并购。新希望集团与美国私募股权公司黑石集团正在联手参与收购InghamsEnterprises的竞标,谈判已经进入到最后阶段。
虽然这段传闻没有获得证实,但是刘永好很明确地表示,养殖业和畜牧业是新希望的投资目的,这是非常长远的计划。